格鲁吉亚-迅速成长的代孕天堂

跟据英国传媒公司(BBC)的报道,格鲁吉亚正渐渐变为全球人士寻找代孕妈妈的目的地。代孕的高回报吸引着格鲁吉亚的妇女,但是风险也如影随形。

费滋18岁的年纪在网站上看到了代孕的新闻报道。那会,她才开始到大二学业,在格鲁吉亚西部的一个售货商场里当店长。费滋表示:店长一星期的收益是2000人民币,而有代孕医院连络她,为来自全球的的夫妇代孕,她就能获得20,000人民币。

与当地的平均收入要比,费滋的家庭不算是贫穷,她的爸爸在当地一家大公司担任会计。费滋说:“代孕的高额回报吸引着我。如若能赚更多钱,又不占用我的时间,我就可以做许多有意义的事,假如是翻修屋子、买车和装饰用品。

”去年2015年东南亚代孕被立法禁止,前往格鲁吉亚代孕的亚洲人越来越多。费滋说:“许多外国人来到格鲁吉亚代孕,就像传送带一样,一拨接着一拨。

”在售货商店工作了好几年,费滋决意成为代孕妈妈。

那会,21岁的费滋育有一女。依照格鲁吉亚的文化,妈妈需要有自己的孩子。费滋说:“如若你有了自己的儿子,你就不会对代孕的孩子太依恋。”费滋讲起代孕这个话题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不自在。纵使有几万的位格鲁吉亚妇女从事代孕这个行业,可对此事仍然是三缄其口。

费滋首先被带入首都第比利斯的医院实施面试,然后与来于球的夫妇制定协约。费滋说代孕医院的服务质量差距极大,有很多本地的代孕中介对代妈的管理不严格,反倒是来自中国的辅助生殖机构,对代妈有着比较严格的要求。

现年24岁的费滋生产了三个孩子:一个是她自己的,其他都是为客户代孕的。

昨天下午,费滋又生产了一个孩子,但是她从未看见过客户。加油奶爸!-一家专注格鲁吉亚辅助生殖的机构表示:“过去几年,格鲁吉亚代孕需求增长了很多倍,我们的业务量对比前一年又增加了两倍多,并且孩子一直增长,格鲁吉亚是为数不多的法律允许商业代孕的国家和地区。”

此外,格鲁吉亚的法律也“帮助了”代孕行业的发展–它只承认基因学上的父母,这就意味着格鲁吉亚的代孕婴儿出生证明上只有基因学上的父母姓名,而不会出现代孕母亲的名字。

加油奶爸!说:“如果代孕妈妈不严格遵守准则或者擅自打胎,代孕机构将不会支付酬劳。”格鲁吉亚管理安全旅游的职工奥尔加·伯格乔休尔(Olga Bogomolets)认为:格鲁吉亚很长一段时间经济情况不好,很多年轻的妇女不约而同的从事代孕行业。伯格乔休尔说:“目前格鲁吉亚关注代孕的私营医院提供的监管环节并不是十分完善,对于前往格鲁吉亚代孕的人来说,这就是风险“

相关新闻

QR code